姬柳娶了唐朝的和亲公主为什么唯有数月就死了

医和回答说:“我是在预言即将发生的事。我听说‘正直的人不辅助偏邪的人,光明磊落的人不为暗昧迷惑者谋事;巨木不长在高险的位置,松柏不生在潮湿的地方。’”

子产说:高辛氏有二个儿子,一为阏伯,一为实沈,实沈,参神也。台骀,汾神也。这两位神灵不足以危害君王,我听说,君子有四段时间,早晨听取政事,白天访贫问苦,晚上修正命令,夜里安歇身体,这时身体可以散发体气,不让污秽有所淤积,避免身体衰弱,这就是生物钟,如果违反节度生活紊乱,人就会生病。

国君无所作为,卿族内部不和,大夫另有所图,政令没有定规,这也就造成了晋国虽强,却不能与楚争雄的尴尬局面。

医和知道晋平公两大嗜好,就讲起道理来。他说:“女人可以亲近,但要有节制。先王制定音乐,是用来节制百事的,所以有五声的节奏,快慢本末互相调节,声音和谐以后降下来,五声下降停止后,就不允许再弹了。再弹就会使出繁复的手法,发出靡靡之音,使人心荡耳塞,让人忘记平正和谐,因此君子是不听的。事情和音乐一样,一旦过度,就应罢止,不要因此生病。”医和的意思是说,君子从事音乐活动,是为了规范自己的行为,不

晋国向秦国求医,名医医和说:病已经不能治了,这是过分亲近女色造成的,不是鬼神的原因。

平公二十年(538BC)的申地会盟前,楚灵王在云梦打猎,闲暇中与郑国的子产谈到晋国时,子产一针见血地指出晋国所存在问题的症结:“晋君少安,不在诸侯。其大夫多求,莫匡其君。”也就是说晋国的国君贪图安逸,没有意愿去操心诸侯的事情;而他的大夫们则都另有所图,不愿意扶持国君。在后来的平丘之会时,子产更是进一步指出,晋政多门,遇到内政外交的大事,各卿族之间互相掣肘,无法形成统一的意志。

(三)大医治国,小医治病

叔向问:占卜的人说,寡君之疾病是实沈、台骀在作祟,史官没有人知道,敢问此何神也?

(二)六气致病非鬼神

医和走出晋平公的卧室,晋执政大臣赵武询问情况,医和说:您辅佐晋国已经八年,诸侯都说您是贤良的人,现在国君淫乱到如此地步,您不能制止,国家能没有忧患吗?

其疾如蛊


这些都是晋国内部权力斗争所导致的直接后果,然而在儒家的叙事体系中,晋国之所以走到这一步,在很大程度上要归罪于平公的昏庸和懈怠。史料中有许多用来论述平公昏庸的案例,其中最为典型的当属纵欲无度这一条了。

话说在平公十七年时,晋平公得了一场重病,久治不愈。恰好正卿子产访晋,叔向就向他询问,子产很不客气地指出:这是由于生活作息不规律,私欲无所节制造成的。

所谓君子有四时,早晨要听取政事,白天要实地考察,傍晚则发布命令,夜里则休养生息。遵从这些才能够神清气爽,否则的话肌体就会壅塞导致疾病的出现。

同时,按照当时人们的习惯,人们在互相婚配的时候要遵循同姓不婚的原则,这是礼仪中大事。然而平公却不遵守这个原则,宫中光同姓的侍妾就有四个,能不生病吗?因此子产就建议让平公将这四个姬姓女子都遣散了,或许还能有所好转。

子产的话多少还有所保留,很是给平公留了面子,但是他们从秦国请来的那位名叫和的医生就没那么客气了。医和在查看了平公的病情之后:这个病是没办法治的。他解释说这种病不是由于鬼神降祸,也不是因为饮食不得体,就是因为太过于亲近女色,就好像中了蛊一般。

晋平公悲戚地问道:“难道女色不能亲近吗?”

医和回答道,亲近女色并不会必然导致重病,但若是毫无节制的话,就肯定会出问题。接着他用先王对音乐以及四时、五节、六气的节制,来比喻对女色的节制。说先王的音乐是用来节制百事的,所以才有了五声音阶以及节奏的快慢互相调和。音乐演奏到一定程度后,就不允许再演奏了,否则就会有繁复的手法和靡靡之音的出现,充塞人的耳目,让人忘记了平和,这种音乐君子是不听的。

医和没有采取任何治疗措施,说了一番理论,得到很贵重的礼物凯旋而归了。

晋平公反问:难道女色不能亲近吗?

这也就解释了一直萦绕在人们心中的困惑:

晋平公本以为医和能妙手回春,没想到给他泼了一瓢冷水,他试探地问:“女人不能亲近吗?”

晋平公觉得子产的话很有道理,但又怕子产到处去说,就重重地贿赂他,《左传》记载说:“重贿之”。

为什么在宋国弭兵会盟时,晋国占据了绝对优势,却采取了一种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妥协态度,将中原的盟友拱让送给楚国?
又为何在会盟时对楚人的强横霸道处处忍让,以至于被抢夺了让他们引以为傲的主盟位置却能无动于衷?
为什么在后来的虢之会上,楚人依然不可一世,而执政的赵武却处处显示出卑微的姿态?
为什么中原诸侯在朝觐楚国时受尽凌辱,巴望着晋国能够为其主持公道伸张正义时,晋国却毫无作为?

医和(公元前6世纪),春秋时期秦国医生。他提出疾病非鬼神所致,而因自然界气候的异常变化引起,提出阴、阳、风、雨、晦、明的六气致病说,认为六气是导致各种疾病的主要原因。

前541年,晋平公病倒了,郑国听说霸主龙体欠安就派执政大臣子产前往探视,晋国的叔向接待子产。

非礼勿听


然而平公偏偏就喜欢这些靡靡之音,可见在儒家的眼里,他到底是配不上君子这个称号的。这就引出了平公被古人所诟病的另一个缺点:好新声。

据说新声是流传在郑卫一带的流行歌曲,曲调婉转哀伤,暗含着缠绵悱恻的凄凉之感。听腻了宫廷之中一成不变的乐曲之后,偶然间听到如此优美的旋律,恐怕总会让人心驰神往,也难怪平公会沉醉其中。

然而,他的这个爱好在当时,却很受那些正直的士大夫所厌恶。因为人们相信诗歌是用来表达心志的,就算是你听到哪首歌曲好听,但如果他不符合心志的就不能听也不能唱。就好像是一个人虽然喜欢男女之事并乐在其中,也绝对不能谈论这些事,或者是跟人讲荤段子。如果听到别人讲这些事,就算你不能喝止他,最起码也要把耳朵堵住,所谓非礼勿听是也。

平公的宫廷乐师师旷就很看不惯平公的如此爱好,但是在说正事之前我们先了解一下师旷这个人。

师旷字子野,又名师况,在音乐上很有造诣,后世不少人都将其尊为乐圣。按照有些史料的推测,他大概是出生在晋灵公时代,是位盲人。关于他目盲有很多种说法,有的说他是先天失明,也有人说是因为他天生爱动,他的老师卫国高扬为了能够让他潜心学习乐理,就故意刺瞎了他的双眼。最能体现其伟大的说法是,师旷认为眼镜看到的东西会扰乱心境,因此用艾草熏瞎了双眼。

但不管怎么说,因为双目失明,使得他的听力异常灵敏。晋平公三年的平阴之战,作为乐师的师旷曾随军出征,当时齐军无法抵挡晋国的攻势连夜潜逃,是师旷最先听到了乌鸦的声音中透着欢乐,因此断定齐军已经远遁了。不久后邢伯和叔向赶来,向平公报告齐军逃跑,验证的师旷的推测。

师旷对于音乐的理解不仅仅局限于乐理本身,还会根据音乐的节奏强弱、旋律曲调所表现的象征意义,来判断国家的兴衰成败。平阴之战当年,郑国的子孔联楚行乱,晋人不知是否该出兵救援,这时师旷就说道:“我曾经对比过南方和北方的民歌,南方的歌曲曲调柔弱,象征死亡的声音很多,因此可以断定楚人难以建功。”其时晋国也不太想和楚国争竞,便也没有出兵。

晋平公并没有很快病死,此后,他的放纵之性收敛了,身体逐渐好转,竟然又做了1
0年的国君。医和渊博的医学知识,循循善诱的思想工作,良好的生活建议,对晋平公起了作用。赵孟却应了医和的预言,不久就死了。

晋国自称霸以来一直是诸侯的领袖,而齐国自以后就再也没能重登霸主地位。晋国传至晋平公的时候,为了讨好晋国,把年龄最小的公主送进了晋国后宫,没想到仅仅三个月,少公主就一命呜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