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朝·鲍姑】我国第一位女灸学家

图片 1

在中国历史上曾出现过不少知名的中医大家,为我国中医药的传承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但统计发现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男医生,医术精湛的女医生则少之又少,但并非没有,晋代的鲍姑就是其中的一位。鲍姑与西汉的义妁、宋代的张小娘子和明代的谈允贤被后人尊称为古代四大女医。

鲍姑,名潜光(约公元309-363年),山西长治人。晋代著名炼丹术家、精通灸法,是我国医学史上第一位女灸学家。

鲍姑

鲍姑(公元309-363年),名潜光,今山西长治人。其父鲍靓喜好道家养生,擅长炼丹,亦官亦道,在担任广东南海太守期间结识了来自江苏的葛洪(公元284-364年)。因两人都笃信道家和擅长炼丹,有着共同的志趣,鲍靓便收葛洪为弟子,葛洪借此得以认识了小他25岁的鲍姑。待鲍姑长大后,鲍靓将女儿嫁给了弟子葛洪,史书将此事记载为“见洪深重之,以女为妻”。

她出生于一个官宦兼道士之家,其父鲍靓是广东南海太守。她以专治赘瘤和赘疣而闻名于时,以艾线灸人身之赘瘤,一灼即消,疗效显著。她长期与丈夫葛洪在广州罗浮山炼丹行医,岭南人民尊称她为“鲍仙姑”。

鲍姑,名潜光,东晋上党(今山西省长治)人,西晋怀帝永嘉三年(309)生于东海(今江苏镇江一带);广东南海太守鲍靓之女,医家葛洪之妻。她继承了父亲和丈夫的医术,加以钻研,医术愈加精湛。她长期在南海、番禺、广州、惠阳、博罗等地行医采药,深受群众的爱戴,被称为“鲍仙姑”。鲍姑曾在广东越秀山下居住,留下一屋一井。后人称此井为“鲍姑井”,又在旧址建立一座道观,称为“越冈院”,明朝万历年间重修后改名为“三元宫”,内仍有鲍姑殿并供奉其塑像。

受父亲影响,鲍姑对道教同样感兴趣,渐渐了解了炼丹之法。婚后葛洪与鲍姑两人就在广东罗浮山一带行医炼丹、治病救人。有了家学基础和个人勤奋,再加上夫婿影响,鲍姑医术渐精,尤擅针灸,后成为历史上有记载的首位女针灸学家。据传,她因经常采用广州越秀山下红脚艾作艾绒进行灸疗治疾,后人便称之“鲍姑艾”和“鲍仙姑”。

鲍姑行医采药,其足迹遍及广州、南海、惠阳、博罗等地。她医术精良,擅长灸法。她是采用越秀山脚下漫山遍野生长的红脚艾绒进行灸疗治疾,因此,后人称此艾为“鲍姑艾”。曾有诗赞颂:“越井岗头云作岭,枣花帘子隔嶙峋。我来乞取三年艾,一灼应回万古春。”

鲍姑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施灸家。她很可能参与创作了葛洪的《肘后方》,尤其是其中对艾灸经验的总结。鲍姑以治赘瘤与赘疣闻名,她因地制宜,就地取材,以当地盛产的红脚艾进行灸治,取得显著疗效。“每赘疣,灸之一炷,当即愈。不独愈病,且兼获美艳。”《粤秀山三元宫历史大略记》石碑刻载:鲍姑“有赘艾(即红脚艾),藉井泉及红艾为医方,活人无算。”

后人熟知葛洪多半是因为《肘后备急方》这部药书。事实上,葛洪还编写过多部药书,在这本书前就曾写过100卷的《玉函方》一书。严格来讲,《肘后备急方》不属于原创,书中内容与《玉函方》的内容多有重复,系葛洪摘录《玉函方》中可供急救医疗和实用有效的单验方,编成8卷共计70篇,形成了后人经常引用的《肘后备急方》。此书被誉为“中国第一部临床急救手册”,对后世医学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可谓影响深远。2015年屠呦呦研究员因发现青蒿素治疗疟疾的新疗法被授予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这项重大医学研究最开始就是受到该书记载的“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这段话的启发。

一天,鲍姑在行医采药回归途中,见一位年轻姑娘在河边照容,边照边淌泪。鲍姑上前一看,见她脸上长了许多黑褐色的赘瘤,十分难看。乡亲们因此都鄙视她,亦无法找到男人,故而顾影自泣。鲍姑问清缘由,即从药囊中取出红脚艾,搓成艾绒,用火点燃,轻轻地在姑娘脸上熏灼。不久,姑娘脸上的疙瘩全部脱落,看不到一点疤痕,变成了一个美貌的少女。她千恩万谢,欢喜而去。

跟着丈夫葛洪学针灸

与葛洪不同,鲍姑没有留下相关药籍著作,但《肘后备急方》的内容除急救医疗和实用有效的单验方外,还包括针灸医方109条(含灸方90余条)。因为葛洪擅长炼丹和道家养生,但不擅长针灸,所以后人据此推测《肘后备急方》一书中与针灸相关的部分系鲍姑所为。换言之,鲍姑虽然没有留下专门的著作,但其灸法经验、药理知识等已融汇到了《肘后备急方》中。可以说,是葛洪与鲍姑这对夫妻共同促成了《肘后备急方》一书的完成,他们也成为中国历史上罕有的“名医伉俪”。

遗憾的是,鲍姑没有留下什么著作,后人认为,她的灸法经验可能渗入到葛洪的《肘后备急方》中。该书有针灸医方109条,其中灸方竟占90余条,并对灸法的作用、效果、操作方法、注意事项等都有较全面的论述。

鲍姑18岁那年嫁给葛洪(自号抱朴子)为妻。葛洪是一位自幼家境清贫、以砍柴换纸笔而苦学成才的学者。他多才多艺,精研诗文,尤擅医学,能运用针灸治疗疾病,效果特佳,声名远扬,因此请他看病的人一年四季络绎不绝。鲍姑见丈夫忙得不可开交,也下决心学医,以便能作为丈夫的助手,帮着替人治病。她找来葛洪抄录收藏的《黄帝内经》、《黄帝明堂经》、《针灸甲乙经》等古代医学书籍,手不释卷,朝夕披览,遇到疑难问题便向葛洪讨教,因而鲍姑的医术进步很快,也练得一手好针法。后来,鲍姑医术高超,尤其精于灸法。

据分析,葛洪不擅长灸法,他的精力主要集中于炼丹和养生上。《肘后备急方》中收入如此丰富的灸方,可能与擅长灸法的鲍姑有密切的关系。